琅苏

最早的时候我喜欢人间诗文,带着你给的三两银子便可以满城游历。华灯初上暮风起时你我扣紧十指,我以为我通晓了情为何物的秘密。

所以白露山下我怎么也想不出你弃置不顾的眼神。至亲相残陌路疏离。

“她非是弃你不顾,而是万般无奈,人世不怜,错过了啊…”

暮风又起你我怀中轻偎,眸色流转映末途天光浅浅。

不要走了好不好。

梦里醒来还是夜半,寒意彻骨星河漫天。静室里一阵泣不成声的呢喃“不要走不要走,你不要走了好不好啊…”

评论
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