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间风雪

他随他的谋士来到了他的府邸,下马时有冰凉触感轻点于他发间,这是入冬来的第一场小雪,他和他的谋士踱入园中,飞雪穿过疏离的枝桠落于他的肩上。他的谋士撑起伞将他收于伞下,抬手抚去他肩上一层薄雪。他个子高一些,伸手接过了那伞撑着,雪花撞于伞面一阵细密微小的声响,偌大的院子里空空旷旷,他们从东门走至正殿,粉了朱漆的殿身在白雪的掩映下煞是好看,他听到他的谋士寒气入肺一阵压抑的咳嗽,想起他的谋士一直畏惧风寒的身子,叫他特意从家门中走出陪自己饮一杯酒实在有些为难。他有些愧意地望向他,见他尚且红润的脸才稍稍有些安心。

酒入杯中激起泠然声响。二人入座说起近来哪边梅花开了哪处最能观赏雪景,话题无关痛痒的导入然后一路延伸,他说起水边那一场滔天业火,说起那天无星无月的夜晚不知深浅的落败逃亡。他看着他的谋士温润的双眼,似有风抚过的眉间。

莫名的呼喊响彻于耳边,记忆忽而模糊看不清天地之间,他知道他与他的谋士正谈论诗文,但觉得那声音渐渐沉沦似跌落深渊。他有些慌乱,挣扎着去看那个人的眉眼。看不清了…他的睫羽…他恍惚着伸出手去握住那个人的手想让他留住,晚了,都晚了,世界开始颤动开始崩塌。

他的谋士陪了他厮杀在风雨里的几季春秋,艰难险阻,皆共罹之。无数精诡的计谋让他从乱世里保全性命,他这样的人,乱世里保全了性命就一定是枭雄。

奈何他护不住他的谋士。晚了,都晚了。

评论

热度(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