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邦/戚夫人

年轻时没有遇见太过耀眼的灵魂。她觉得她过往的日子是在给自己织就行将就木的尸衣。她确信自己已经讨得了他的欢心时几乎喜极而泣,她沉迷于他周身的英雄主义,那双眼睛写进了她这些年所有幻想的不着边际。他珍惜她。他熬过了他青年的筚路蓝缕,他意气风发挥斥方遒时配得上她每一句激扬文字。他经历了那么多,他最珍惜她。他给她地位和金钱,唯独给不了她名分。他握着她的手写她的诗,一笔一划都带上了他年轻时的坦荡傲气。他陪她楼台临水,最后往往赤色淋漓。她沉迷于此。

他先走了,她把她的字拿出来时落了簌簌的灰,一定不止如此,一定还有结局。只是皇权更迭,吕氏大权在握,容不得她想了。她只剩下了回忆,失掉了五感在逼仄的意识里,她似乎还知道,春日里和他一起时,楼台里微微晃动的风,是什么滋味。

评论(2)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