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庚

 我可以想象他天潢贵胄,长服的广袖扬起拂过银河将坠。我也可以想象他薄祚寒门,少年时茅椽蓬牖里读书譬如晨夕与庭树。

他神容安静,一低头就是美与寂静。日光晦暗不明,周围大风折木,他深静且从容,躬身答礼不曾退却半步。所以沉默并非长久,只是无心雕枯琢朽。

他神思复杂,体察幽深心又重。根系深埋地下,穿过光明沉入暗影,一步一刃,死亡如影随形。背后是深渊错综复杂的纹路,手里拿的却是千万人憧憬过的浩瀚图景。

梅花开了一枝,心血就在那里。风霜雨雪轻轻一弹就有了笑意,光怪陆离的梦只一转头又已成无畏。

评论

热度(26)